滚动资讯:

微播丨患者在医院过世几天后,家属两次来医院找这名护士
发布时间:2017-03-13   来源:华声在线株洲频道  记者:陈艳艳  编辑:尹叶星

我所有的昵称都叫芦笙笙,今年24岁,本命年,我没有等到最喜欢的刘晨,却迎来职业生涯第一封感谢信。

不知是不是季节的原因,最近特别容易犯困,中午在值班室睡觉,起床时人还有点懵,同事和我说有位阿姨找我,我把人生中的阿姨从脑子里都过一遍,仍然没有头绪。我四处看了下,也没有找到同事口中的这位阿姨,想着是不是同事逗我玩罢了,接了个班回来那同事却赶忙把我拖到办公室门口,原来是她!

这位阿姨是原来抢1床叶爷爷的女儿,叶爷爷在几天前过世了。那天我来上夜班,刚进办公室,看见上晚班的娜娜来回穿梭在治疗室和抢救室,一问,才知道抢1床爷爷病情不太乐观,匆匆换完工作服,接完班,一大波医嘱来临,抽血,抽血气,推药......

叶爷爷是因为上消化道出血住入我们科室的,这几天气温很低,家属怕他冷所以把他的手放在被子里,我推药时揭开爷爷被子的一个小角,闻到了点异味,所以我又往下揭了点,不好,视野里全是黑便。我马上报告值班医生,然后推药,输液,和家属一同给老人家抹洗,更换床单被套。期间一直密切监测老人家的生命体征。

好不容易老人不解黑便了,可是血氧却不大好,老人痰咳不出,喉间有痰鸣音,医生看过后开医嘱,吸痰。和家属沟通解释后,家属很配合,备好吸痰所用物品,我赶忙给老人吸痰,一时间,病房里只剩负压吸引器工作的声音。

老人是上海人,他的女儿一直在用上海话在他耳旁说着些什么,手轻抚着老人的头。我对这种方言并不熟悉,所以内容我并不明白,只是那位阿姨的眼神很温柔,很不舍,语气有点小伤感,可能是让老人坚持吧。后来的几个小时我一颗心悬着,给病人吸痰、输液,不停地来回于办公室和病房,想着,再用心些,老人就会慢慢好起来。

但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,凌晨三点我在隔壁病房测完血压返回老人病房时发现老人的心率、血氧忽然下降,呼喊老人并没有回应,马上测量血压,并叫同事喊来值班医生。

血压测不到,立即抢救,一时间病房充斥着压抑的哭声,夹杂着我和医生核对口头医嘱的声音,我们一直在努力,值班医生唐姐姐一直在做胸外心脏按压。虽然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奋力抢救,老人还是没有挺过来。

唉,老爷子是真的走了,他的生命终结在那一点。

 唐姐姐宣布老爷子抢救无效临床死亡,我们小心地安慰着家属的情绪,老爷子的老伴在旁边哭得感觉又苍老了好些年。

后来,帮家属联系殡仪馆,老人的女儿握着我的手还在说辛苦了,辛苦你们了。除了安慰她,我再也想不出别的话题。再后来,他们都走了,我去病房消毒,写完护理记录,做完自己所有的事,交完班回家倒头就睡。

有谁会想到,这位老人的女儿竟然还特地写了感谢信来科室找我。阿姨看到我后,紧紧地抓着我的手道谢。我询问她的近况如何,哎,好像不该问的,她开始哽咽......

我又问老人的老伴怎么样,她说老人的后事已经办得差不多了,准备回上海,走之前想着还要来医院感谢下我们。她说已经是第二次来科室找我了,前一次来,我休息,没上班,她和同事打听到我上班的时间,我瞬间脸有点发烧。后来不敢耽误她太久,聊了几分钟就和这位阿姨告别了。

后来,我思考了许久,我觉得在这个尴尬的年龄,在我的护理职业生涯里,我还想更努力,就像魏尔伦说的那样,我渴望随着命运指引的方向,心平气和地、没有争吵、悔恨、羡慕,笔直走完人生的旅途。


株洲要闻

湖南新闻

娱乐时尚

华声在线-永州分站 华声在线-张家界分站 华声在线-益阳分站 华声在线-郴州分站 华声在线-岳阳分站 华声在线-娄底分站 华声在线-邵阳分站 华声在线-衡阳分站 华声在线-湘潭分站 华声在线-常德分站 株洲网 湖南日报 株洲新闻网